長大。
我以為會是最好的改變。
結果發現,好像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秋天的風在外頭拼了命的吹,好像不用錢一樣。
的確,它是免費的。免費的讓我開始感覺到些許的寒意,不禁打了個哆嗦。我知道就算是多加件外套,它也依然故我涼颼颼。

如果風吹遠了的是那樣的一種聲音,那麼我應該要用多少的時速去追逐那聲音所飄蕩到也許是很遠很遠的位置。
有點難懂,連我也不懂。
搞不好是我連追逐的動力也失去了。但卻不敢承認是自己的勇氣十分不足夠。

是啊。的確不夠。
曾經驕傲著的,現卻彷彿從未擁有過一樣。於是放手,不聽藉口。還以為是Energy的歌在放,真有趣。

年紀越大,膽子卻越變越小。
到底是面子在作祟,亦或是自尊心太強烈?雖然我總說不明白這兩者間的差異性應該在哪裡。
於是我愛上了面子,卻又緊握著自尊心不肯放。
這樣又那樣的,我開始暗自欣羨童年的純真,顧不著旁人眼光的,我也想坐在地上恣意的撒嬌任性。
或許很討人厭,但卻怎麼沒人稱讚是做的好自我。

於是只能順應著社會的,戴上了張虛偽的面具。
笑容燦爛的,手裡也許正握著把最鋒利的刀,那麼還可以要求原產地是金門嗎?
真幽默,我也想知道有誰臉上的面具會是小熊維尼還是美樂蒂。

如果這些與那些,都只是跟著社會的潮流在走,那麼我想做個鄉下俗。至少,說怕會受傷的,不過也只是在保護自我而已。

沒有對錯的,也別想這麼多。反正最後不也帶不走,不是?
是嘛,真的沒這麼誇張。

我告訴自己,這所有所有的一切不過是一連串配合上天的腳本所演出的劇碼罷了,那麼又何必太入戲到反而抽不了身?
每個人都是天生的主角,所以幹什麼要學電視上的誰硬愛故意製造噱頭。
以為靠這樣就會紅的,根本不用學也請不要學。

現在,我不愛鬧,也沒有人耐吵。
於是閉上嘴,矇上雙眼,再摀住了耳朵,腦袋想著如果可以靜靜的話,那麼這樣也不錯。
只,不聽不說也不看,那麼需要花上多久的時間,我才可以找回曾經的那份驕傲?即使只是份假象的驕傲。

斷斷續續的笑聲。
我手裡拿捏不穩的距離,或許僅僅已是最後所能被保留下的一部分。而那些剩餘拼湊不起的殘缺,就將它當作是藝術裡的一種美吧。
搞不好比我精心畫的水彩畫還要漂亮。
可不是嘛,這樣矇蔽自己的如果不用別人懂,那麼真的只要我一個人清楚明白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Hint: 是焦糖米

queend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