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我變了。
  不愛情緒被囚禁在誰與誰刻意的牢籠中,而原本浪蕩不安的心思,卻還是在不被瞭解中滲出了鮮血。那是失望吧,曾幾何時自以為期待的酣眠。

  於是,開始我在困頓中匍匐,卻也在願景下試圖堅強。
  這是被磨鍊的,不是嗎?
  而如此那般現實的,又總會在夢魘中沉浸。唯一能拿來詮釋的,也只是這城市的思維太過於擁擠。

  現在,我不願再用頑固去雕塑那樣矛盾的迤邐。就連最後嘎然終止在眼眸裡的,或許也不再是那堆垛於眼角的淚水,反倒還多了眼油。
  於是我不想懷疑起自己,最後能剩下那般堅強著的,是否除了文字,還是只有文字?

  笑一笑。如果某天你問起我。
  J。親愛的我,很好。





創作者介紹

Hint: 是焦糖米

queend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