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我真的以為能將青春給埋藏在笑容之後,沒想到眼角的魚尾紋卻成了走漏痕跡的原兇。我不斷地用時間在餵養著自己無力的空虛或寂寞感,而內心的某個角落總深信有天這一切都會被打碎,於是漸漸便任意讓自己隱匿在那些虛偽的面具當中。
  但,這些日子以來,我越來越看不清自己的能力在哪裡,所以有了逃避的念頭,所以多了藉口,所以更多了好多的「所以」。

  想想,真的是我不願意質疑自己,因為害怕真實的我太過虛無。有時候說不知道的,或許只是為了掩飾自己的不安。不安的更是遺憾了許多該做沒做,做了卻不徹底的事情,於是開始只能不斷向自己求助,為什麼這樣?又為什麼那樣?
  總是亂糟糟的我無藥可救,卻又對著這重覆的一切感到煩膩。也許連你也不能夠開給我個竅門。因為不夠努力的是我,與你無關。
  

  J。猜,怎麼著?我驚覺我已兩隻鴨子翹翹了……
  農民曆上說虛歲。




創作者介紹

Hint: 是焦糖米

queend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