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2007還沒最後一天,我已經感到有點累更有點煩。
  總是模模糊糊的做了些猜想後,又望著螢幕的墮入了回憶裡去。於是鍵盤敲打著的,我已分辨不清現正播放的音樂是什麼音,五線譜哪一個拍,三三還四六。
  
  J。關於生活的這一個部份,「提不起勁」。你一定不信,看似有好多笑容的我,其實早耽溺在自以為的虛偽當中好久,耽溺在那不懂與裝懂之間,許許多多的讓我後繼越來越顯無力。
  有的時候我在想,何以這麼沒有半點能耐?雖然我知道你定會安慰我,說是我給了自己太大壓力。但,你能想像,像我這般無能的人,有多麼惶恐嗎?
  一定不行吧。現在是凌晨十二點十四分,時間匆忙的讓我一顆心詭秘的劇烈跳動著,既陌生又熟悉。

  不清楚這是第幾次恐慌,但你我卻也都疑惑著不是第一次,因為內心裡的獨白早已發生過無數多次。儘管我怨懟著這不情的生活,更嫌厭著。
  所以,慢慢開始,我對自己矛盾又分分合合的個性感到焦燥不安。我急著想要聽你告訴我,我是真誠的;也急著想要聽你稱讚我,我是有在進步、有在成長的。我想這就是我與你最大的不同吧,我是這樣,總想要聽見你口中的好話,但卻又不願面對你給的忠告。
  忠言也許真的逆耳,果然很適用在我身上。所以時間開始這樣流失,一點一滴的。連為我這想要從新開始努力的「心」來做些停留也不肯,不肯。

  於是最後,真的有最後。
  我只能一個人彳亍的走著,更緊閉嘴巴不願叫苦。笑一笑,明白還有你會陪伴著我直到永遠,對吧?

  J。謝謝你。
  好謝謝你已把我看的透明透亮,僅僅是那一剎那徹底的對我抱持希望,然而也夠了。




創作者介紹

Hint: 是焦糖米

queend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