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我最近愛上與你的對話了。
  但卻也變得越來越不知道該如何才能向你表達自己,表達屬於我內心真正的感覺。換句話說,是連我都再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甚至是要些什麼。
 
  J。想跟你說,我剛剛接到了一通九分鐘的電話,因為簡訊已傳到詞窮。
  在話筒裡,我明顯感覺到自己變了,變得可以用極為平淡的口吻去做應答,變得腦中不再是一片空白,而開始回歸到了原點,有所謂的「邏輯」。這樣說,不曉得你聽不聽的懂,但我真的變了。
  變得冷淡,少了當初那些應有的熱情。
  是吧,我覺得是最近生活太過無力所導致的,開始讓我對未來不再憧憬。或許曾經開心也感謝你對我仍抱有著一絲絲的希望,但現在我不敢說,連我自己都不抱希望了。

  很想問你,究竟……我該不該繼續這樣下去?
  那些臉上所架構起的笑容,讓我漸漸感到了疲憊,就好像毛燥的頭髮一樣,讓我不斷的想去拉扯,於是最後只會越來越糟,並不會好轉。
  但又如何呢?
  當事情一直積壓著無法解決時,我總記得從你口中、我耳朵聽見的:「還能怎麼辦?涼拌炒雞蛋!」這些讓我們根本無法釐清本質,甚至忘了自己存在的意義。這種不把自己看在眼裡的心態,不瞞你說我老早就有了,小的時候總天真的以為自己會是全世界最幸福快樂的那一個,但越來越長,才發現這裡的現實好殘酷。到底還能怎麼樣呢?是我開始喪失了對人、事、物的熱情?還是我不再樂觀開朗了?又或者是我從頭到尾就預設了太多的立場?是我、是我……是我吧。
  
  J。大寫全型的J,我想碰見他以後,不可否認的對我們衝擊都很大。我記得你從來不會去放棄任何一個機會的,但怎麼現在卻是不斷地在告訴我:「最少找也要找一個比他強、超越他的!」頓時發覺,你比我還更要具有強烈的自尊心,或許也是面子吧。而從前不曾看見過你的如此強烈企圖心,現在卻是隨處可見,於是我疑惑也退怯了,我開始懷疑起自己,是否有能力超越這樣的一個你。
  甚至是與一個和你相同的企圖心。

  而,你的鬥志我看見了。或許這也正是你要丟給我的最大難題。
  但我卻開始畏懼自己無法和你一樣自信,即使是我臉上總堆著那滿滿的笑容也無能為力。是啊,一個他已經搞得我不再熱情,又一個生活更讓我失去了對未來的慾望。
  那麼現在,我真的真的懷疑自己還能剩下些什麼。
  
  J。這恐怕是你,也救不了我的吧?
  寫到最後,我發現無能為力的始終無能為力,寫再多,似乎也只是廢話。


  P.s今晚的我有些愁悵,而愁悵的不是那九分鐘。
     似乎是對這根本就奈何不可的生活,是啊不用多說,你看也看得出來我已滿臉倦容。




創作者介紹

Hint: 是焦糖米

queend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