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一年不見,一切都好嗎?或許我該稱你作A了,是吧!
 
  翻了翻過去寫給你的鬼話連篇,我知道即使經過了一年我的徬徨仍然存在。或許層次不同,但又或許本質不變。我現在聽著已經不像從前那樣喜愛的Rock,打著不知從何說起的文字,我好像從來沒有選擇要真正面對過。

  所以我始終在逃,逃避在這之前的每一個老舊的糾結,甚至之後的每一個新的糾結。我知道我常常告訴自己,不應該逃避。但不知怎地,就總是慣性地想逃。總是像繞迷宮一樣的迂迴,就連文字也是如此,老實和你說吧,即使游標順著走到了這裡,我還是沒有打算要說些什麼。

  所以,今天就先這樣吧。你只需要記得自己是A,是無論如何永遠都大寫的A,這樣就足夠了。





創作者介紹

Hint: 是焦糖米

queend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