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真的只是時間的一份子嗎?

  □

  沙漏中的內容物能否穿越時空,回到過去欲停留的那一天?

  逝去的青春呢?當指尖上還殘留某些未完成的記憶,不再掐緊二十歲時候的尾巴,我們能否單純的用舊相片去堆疊起過去的日子?右心房問起左心室。我遂在腦海中迅速拼湊一幅找不著輪廓的圖,又也許是根本無法用言語回答的模糊影像。

  「我們只是刻意遺忘,而逃避下的產物其實還深埋在基因中。」左心室說。我或許能明白,就像抓不住的青春不過是拿來形容老態的偽裝。而時間的不斷向前走,才是最真實的。

  這幾些年來,我從刻意遺忘到漸漸清晰。感覺像是一團就要散去的迷霧,又或者,是血液中的因子正鼓噪不安的對著回不去的歲月在叫囂!雖然我並不想表現出在乎模樣……

  但指尖上殘缺的遺憾,好似歡愉的舊相片,誠實中一刀未剪的真相,卻總不時地像未經撕裂般,完整無瑕的與那某段未完成回憶做著較量。但又有何妨,即使逃避了而深埋進了基因,那逝去的青春,也還能讓它留在欲停留的那一天。

  然而攪拌著思念的語言,追獵著有一段沒一段記憶的咆哮,都只是用來砌築小小象牙塔中的黑白青春。我的青春,不過是在無意中燃起的火苗上發光,濃縮著多少時空交錯的偏執與崇拜。像流動的光影,從一處移居到另一處。而時間根本,容不下任何的未成熟,就如同火苗也有熄滅的時候,如同清晰的記憶也該隨著逃避而隱入晦暗。

  所以我還是選擇離開了青春,離開了有我的回憶的那一天。而當時間被淡化隱蔽之後,徒步的我就不會再回頭張望了。





創作者介紹

Hint: 是焦糖米

queend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