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看我耍馬戲團
☆ 版權所有,如欲轉載請先告知,感謝您。





  如我之前所說,你現在所想的是什麼,你就會成為你所想的那一個人。也就是說,當你把自己想像成一個非常不幸的人,那麼你必須相信我,你從這一刻開始就是真的很不幸!因為你心中充滿著悲傷的情緒,俗話說「相由心生」,而你的心影響了你的臉,進而影響你全身所散發出的氣味,一種悲傷或者不幸的氣味。

  然後最慘的是,你將開始讓週遭的朋友都感染上你的不快樂……甚至,連朋友也離你遠去;甚至,當未來朋友想起你這個人的時候,已經沒有任何曾經交往過的記憶,而只剩下「悲傷」這個代名詞。想一想,多划不來?

  因此,若是你不願意讓壞情緒逗留得太久,但卻又無法杜絕豐富的想像力,或許你可以試試別的方法,當然我並不能保證這方法絕對有用,但對我來說卻是確實有效,而且樂趣十足。
  
  當一個人淪陷在壞情緒裡的時候,我相信任誰來柔性勸說都沒有用,也就是說這個時候靠山山會倒,靠人人也會倒,真的就只能靠自己最好。因此,請試圖在壞情緒中找尋樂趣……也許你會問我,情緒都壞死了哪還有心情去找樂趣!好吧,既然沒有心情找樂趣,那我們就來找藉口吧!

  不要懷疑,與其籠統地說來找藉口,倒不如就說成是找一個安慰自己的藉口吧!所以我們開始讓想像奔馳吧……

  喔,我剛才是不是說了「想像」?沒錯,但我現在所說的想像,並非是讓你置身於不幸的那個想像;相反地,既然你無法杜絕自己豐富的想像力,那麼現在就讓這個想像力運用在美好的事物上吧!就像我們小時候幻想著童話世界一樣,就像我們小時候幻想著會有美好的未來一樣,而這個時候的想像(或者該說是幻想),我相信它並不會讓你感到不快樂。也就是說,我現在非常需要你抱著愉悅的心態去幻想任何一個可以塘塞這一切的藉口(即使是非常荒唐的藉口也沒關係,只要它能讓你感到愉悅就好)。

  當然,這也許是一個極為弔詭的方式,但你可以回想一下過去的經驗,是否當你活在自我的幻想世界時,總是能讓你比較快樂呢?如果不是,我希望你能認真的幻想一次看看;而如果是,那就讓我述說一些關於自己過去的經驗(或許你曾經也有過相同經驗),然後藉由這些經驗來一起開始發揮想像力吧……

  如最開始所說,因為心的本質與際遇無法相稱,因此我沒有得到那份夢想中的工作,而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我的心情在瞬間就跌落了谷底,實際上,我還做了一些自暴自棄的想像,而這些想像讓我就有如窒息般地越來越痛苦難耐。當然,這一直以來我也都是這樣生活的,直到某天我像被當頭棒喝一樣地發現了這些想像力的可怕之後,我改變了做法。也儘管當再遇到事情時,總不免還是會做一些想像,但就在我試圖改變了之後,這些想像的時間,這些令我感到沮喪或恐懼的時間,也開始越縮越短……

  我沒有得到那份夢想中的工作,聽起來我人生的夢好像也就跟著碎了,但事實上它並沒有碎。夢想永遠放在那裡,而我只要再努力一點就爬得上去,至於現在為什麼爬不上去,也許是因為我現在的職責是應該把論文寫完,而不是一邊忙於工作,又一邊忙於論文,最後搞得什麼都不是……又也許,這工作壓根兒就不適合我,所以際遇不願讓我將時間給浪費在這裡……又也許,若是渴望每一次的際遇都能順利,那麼這樣的人生就太不真實了,而未來就更沒有什麼值得回憶的事情了……

  當我像這樣用任何藉口告訴自己之後,我發現自己好開心,而在面對令人恐懼或者沮喪的事物時,我也發現自己和以往的自己也真的有所不同了,當然在生活中最明顯的改變就是,我的情緒已經不再隨時緊繃了。所以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你能跟我一樣,試著融合一些過去實用的經驗。

  比如我在幾年前的冬天失戀了,當時我一樣做了許多想像,我認為自己再也無法愛別人,而也沒有人會願意愛我,我的世界只剩下我一個人……一切如是的可怕念頭,甚至讓我以為自己沒有了他就再也活不下去,但事實卻是我活了下來,而且還多活了好幾年。只因為我發現,這世界上不過是少了一個會繼續愛我的人,而我的世界也並不會因此只剩下我一個人,在失去他之前,或者在認識他之前,他不過是無意間闖入又無意間離去的一個人而已,而在這一切事情發生之中,存在於我世界中的還有我的家人、朋友,或者某些擦肩而過的行人……因此,他的離開,並不會影響我的世界。

  至於我會不會再也無法愛上別人?或者會不會再也沒有人願意愛我?我想,這問題仍然繞在一樣的問題上打轉。因為,他的離開或存在,並不會影響我愛家人,愛朋友的這顆心,甚至也不會影響家人愛我,朋友愛我的那顆心。我不曉得你是否聽明白了?就算某個人離去了,也不會動搖那些忠實愛著你的人的心。然而某個人離去,我相信在某天也定會有某個人加入……

  因此,當我看見了那些忠實愛著我的人,當某天有某個人加入的時候,我才明白過去的自己就像個白痴一樣,陷溺於自以為到死都深愛著對方的情境中。也為了避免再次使自己陷入窘境,當又一次失戀的時候,我會認真地告訴自己,「為了不要讓以後回過頭來覺得自己太白痴,現在還是少悲傷一點會比較好,或者說悲傷的多寡並不是這麼重要,而是心意到了就好。」

  所以當他離開了我,或面對某一段還沒開始卻提前夭折的愛情時,我不再過份的悲傷,因為我已經有一套非常完美的藉口可以對自己交待了。也就是說,過去的始終會過去,即使當初悲傷到了極致,但後來的你不也是這樣走過來了嗎?而且現在搞不好還活得很快樂,很享受……因此,為了避免讓以後嘲笑自己當初的傻,那麼是應該試圖選擇不要悲傷的,但這不是沒感情,或太理性,而是我知道反正最後總會沒事,那為何不早點讓自己沒事呢?

  我專門替自己找藉口,因為在這些不悅的情緒之中,藉口總能帶給我莫大的喜悅,並帶我遠離許多的消極念頭。

  其實,藉口本來就是人為了要保護自己才產生的,而既然是保護自己,那麼又何必在乎這藉口有多荒唐呢?只要這藉口能夠安撫你的情緒,讓你不再次陷於沮喪,那麼我相信這絕對就是個好藉口。






創作者介紹

Hint: 是焦糖米

queend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小乖
  • ===推===
    「心意到就好」這一段我好喜歡^.<
    好豁達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李佳樺*
  • 下次來試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