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會在下一站停靠。
現在的我們,進了入口剪了票。
然後下車。
轉身不再回頭。





不哭也不鬧,這全是假設有太多。
如果滾動的石頭不會沾附著清苔,那麼一直站在原地的我,是否也就退不回最為當初的那個時候?

不難過,這全是心臟被磨得像打過蠟般的光滑。
如果拉著彼此的雙手總會輕易被放開,那麼我早已想不起當初硬要牽起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總以為當初憑著充足的準備,就能應付所有的難題。也總以為口中說的永遠就真的是永遠,我真的很想相信。
但,怎口裡說的老是與實際做的不太相同?
嘴裡的愛對方到不愛自己為止,吃了糖的說著會永遠陪伴在身邊...巴拉巴拉的還有一卡車。可,這一切怎麼就跟我翻英文書的速度一樣快。

boob 好瞎

就算到了此刻,還是怎樣也抓不住那些本應該屬於我的笑容,抹不去這些所有很不應該屬於我的曾經。
也許,只有單方面並不足夠,真的不太足夠。
不再訴說對還錯,只是搖搖頭喊著不適合。超級大大爛藉口,我掰的。
噗呲。

誰還在嘲笑,哈哈叫諷刺。
那只是一種瀟灑的真正不會再在乎,斷點。
我很好。


不吵也不哭,只是在鬧中取個靜。
發現同樣又類似的話與事,只要出現的次數太頻繁,好像真的就會變得不值錢。像掉在地上的飯糰,沒有人要吃。
那麼,誰還會用哪樣的方法來挽救,誰還會肯拾起那已經沒人想要的飯糰?
髒兮兮的,不想再硬逼要誰用真心來看待。

不過是經歷的太反覆,又臉上不會再顯現出什麼,更不過只是要適應的事太多,所有的改變都慢慢在發生。
只是這樣而已,沒什麼。
說太多,最後還是要以微笑來帶過。



所以微笑了。
於是真的別過頭,不會再哭泣。
而我,也可以說一次永遠嗎。


I won't cry, 4ever.




創作者介紹

Hint: 是焦糖米

queend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