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頭微笑的,原來不是曙光。
而是內心那最深不可測的黑暗面。
那麼,忽略了餘光的視野,腳步怎仍停留在死角?
是二分之一的愛情,帶不走嗎。





就算是多喝水,我想世界也不會有多大的變更。不過是想試著安撫一下自己的情緒而已,所以我差點把肚子給撐破。
雖然多喝水有益。

我知道,我浪費了大半的時間在掩飾著自己的不安,對於這麼樣的一個獨角內心戲。但如果沒有這樣做,那麼所有的感情都將會瓦解,然後崩潰。
也許這一路走來,我意外地得到了許多原本就不應該是屬於我的東西。
但,對別的人而言,或許我這是奪取。
可能,還包括了會發亮的星星。

其實我很想故意不去記得些什麼。可是當同樣狀況再次發生的時候,就好像兩面鏡子互相撞擊般的碎成了一地,然後我被波及的滿身是傷。
就連星星也毫不客氣地哭了。

這一番話說得沒有拖泥帶水,可是卻慘忍了些,也讓我開始懷疑起自己所面對的方式是否正確。因為臉上這很愛裝酷的面具厚度好像又增長了幾公分。
然後我開始感覺到血液冰冷的正從我內心裡不斷地淌出,而手機上的時間就像是隻臉色蒼白的吸血鬼,心胸殘忍的將血液給吸吮到乾枯。

現在回想起來,我真的以為自己會嫁給你。
但如果夠聰明的話,我應該要知道怎麼做才叫珍惜。不等失去才懊悔,可惜我老是只有聰明反被聰明誤。
於是,我只能畏畏縮縮地躲在一旁,並極力隱藏著自己的情緒,甚至還想刻意遺忘。
而因為如此,當每一次的奪取被發現的時候,我焦頭爛額的幾乎快要窒息。就怕,每一次的奪取都不是真正得到。
然後我開始擔心著被搶回去的那一天會來臨。

來了嗎。
我低著頭,摸著胸口不敢問自己。
於是我沉默了。
但能怎麼辦,還是會想起你。

剩十分鐘就要八點,這裡早受了重傷,比被流星砸到頭還要嚴重。
如果我的心像正被什麼可怖怪獸給咬住的話,那麼狠狠撕裂的傷痕與痛楚就是因為破傷風而準備快要死翹翹。
於是我被趕下了幸福的末班車,雖然學校外頭的公車並不是最後一班。

然後,我開始討厭起自己。
正漸漸地向殘酷妥協,對著那只能偷偷擦去眼角的眼淚。
該死。

真的以為會永遠在一起。
雖然我曾經花了好長的一段時間在計較著我們之間的距離。
但我也聽說過,越近的距離就越是能夠看清楚真正的面目。於是我迷了路,不曉得如果是以你的心為終點的話,那麼應該要用多久的時間才能夠折返回原點。
即使算數不好,但我也依舊還是要有很酷的樣子。
也許,是從來都沒有真正的擁有過。

而我竟是顫抖著雙手的就連鍵盤也敲不穩。
只能大哭。

我想是我們都改變了,就在渾然不知覺中。
知道內心總是如此地脆弱,稍微一個碰撞都能感覺七零八落,於是日一復一日,我們的痛楚會擴大得好比一個陰森森的大窟洞。
然後最終就連自己也掉入其中,並且掙扎著無法逃脫。

我們真的改變了,比當初心裡所設想的還要超過了好多好多。
而說穿了,不過就是擁有越來越大的野心,以及越來越多的不滿足罷了。但那就叫做是貪婪吧,我想。

I wanna love you 4ever.

然後砰!的一聲。
我整個人癱坐在地上。

心臟像被無形的蹂躪著,而心中疼痛的令我差點忘了什麼是希望。
但如果真的還有希望的話,那麼它不會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
我翻著討厭的英文書一頁又一頁,努力回想那些曾經說過要走到未來的話,是否有我所遺漏掉的什麼。
比方說五十年後的"室",我睡醒後的中午送便當,早餐的兩百元,晚餐後的牽著手散步,想要擁有的很多回憶......等等哇啦又哇啦,都怪那時被有心設限的鬼期限。
於是就這樣怎麼又怎麼的拼湊著,但卻連一丁點有利於我的事實也擠不出來。
只是吃了糖的嘴太甜。

那麼,那個位子呢。
坐穩了又為什麼要被給推離開?

說變就變,變了。
開始想念你,偷偷的想念著。
或許真的就是要在繞過了這麼一大圈之後,才會發現其實我們都是兩敗俱傷。
很好比喻是把一片完整的CD-R片給燒錄錯誤了一樣,怎麼樣都沒辦法讓燒過的部份重頭再來過。當然,我指的是並不包括那種CD-RW片。
總之,感情不會再次繽紛。
而那一圈圈燒過的痕跡,就如同被傷痕累累的心一般,難以復原。

真的。
睫毛垂了下來,我還是一個人拼了命的想回到這個圈子,但路線真的不該是這樣子鋪,不該是這樣子又悲又歡的離離合合。
然後的然後,我感覺到自己的內心有一個大坑洞,而我卻無力補救。

這一年的三五月,如果硬要用天文氣象來發佈的話,那麼應該是從高溫38度的大晴天轉變成是連120公斤的胖子都能吹到遠遠的狂風暴雨,反覆。
於是我收拾著包袱,然後這裡卻淹起了一場大水。

是淚。
卻也是還愛著你的痕跡。






創作者介紹

Hint: 是焦糖米

queend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