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
只是逃避還是沒有學會。
那一次,我們試著裝過了樣子。
那麼,現在的我還存在嗎?





豪大雨持續發佈。
所有的猜疑全被打上了個叉,在滿滿的作業格裡,紅色。
我的舌頭纏繞著一只完美的死結,總是吐不出個所以然,但如果淚水涵括有你所賜予的絕望,那麼現在已經退到無路可退。

即使頭也不回,這樣的態度依舊不是我們所要。
這樣又那樣一再的證明,喜歡真的就會比較多嗎?搖頭不盡然,那不過是一份想要安心的安全感。
於是選擇不追問「你愛我嗎」,但又怕這樣的太過放手只是反綁自己。
矛盾。還是龜毛。

我們都望著那回不去的當初,知道付出的平衡有多麼重要,如果硬要放到天秤上去衡量,那麼蹺蹺板的某一端肯定不會高的特別突兀。
漸漸地,這樣的愛情開始建立在你來我往上,但能承認是對的嗎。
已經不曉得是打從什麼時候開始,簡簡單單已經變了調,就像過了保存期限的牛奶那樣複雜。但卻無法因此而將它比作為發酵優酪乳。

很笨。
心裡想的總還是與事實有著莫大的出入。
但怎麼電影院裡的逃生口,就老是大剌剌地寫著EXIT從沒改變過。
到底是誰把這一切給偷偷快轉了過去?我敢發誓真的沒有按下delete鍵,只是為何過去的某些情節還是找不著?好難懂。

就這樣。
哭或者笑,都帶著點痛。
然後卻連麻醉的藥方都開不成,就此失真的承諾。
那麼誰告訴我,現在開始手中緊握的到底還能剩下是什麼?







創作者介紹

Hint: 是焦糖米

queend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