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如此。
我還在尋覓潛意識裡的我。
就這樣,越來越清楚。開始浮現在海平面以上。





早晨醒來。
我躺在樓下的沙發上,就這樣一夜。
這些都在不知不覺中習慣養成,而腦子裡總有某些東西也確實是意識養成。

我知道我常常都會將這些當作成是一種自然,但卻沒有仔細想過這樣是好或者不好?
如果以壞習性來做底的話。比如喜新厭舊。

現在回想起來,我擁有過很多東西。很多我心中一直想要所以到手的東西。
小的時候總是愛吵鬧著要這個又要那個,而如果是兩手空空什麼也沒有的話,那麼我肯定是臭著一張臉回家。這種個性的確令人討厭。
但到了手的東西,我會心愛又仔細地保護著它。而這樣的保存期限會延續到下一個新東西的出現,又或者是用過了三次以後。

三分鐘熱度。
學鋼琴和古箏的時候也是如此。
總在一開始的時候,心裡歡天喜地的想著自己會有多酷,彷彿是坐在世界巡迴舞台上的那個表演者,但就在多練了幾個小時以後,我開始哇哇大叫並且偷懶。嫌這個又挑剔那個的。
最後,什麼都是半調子。
比搞到一半的半成品還要不如。

但,有某些時候我卻執著在舊有的東西上。
陪著自己許久的物品,想丟掉卻顯得捨不得,不丟掉既用不到又佔空間,我總是猶豫又掙扎著。然後東西越堆越多,最後總是在一鼓作氣下閉上眼睛通通打包。
可卻很怕,萬一真的丟掉了,那麼未來某一天如果需要用到怎麼辦?不是很後悔?
只是,真的會有用到的那一天嗎?
或許難說。

就是這樣龜毛又龜毛。
心裡明白丟掉了就不可能會再撿回來,所以說的好聽點是資源回收,那麼說的難聽點應該就是廢物。會心一笑的,卻更明白丟掉了那些曾經的東西,就等於是在清掃著自己腦袋裡的記憶體。
也許吧。
對我來說,所有的一切不再是隨腦存取,而是隨物存取。

這樣加加總總,我矛盾著自己到底是喜新厭舊還是捨不得。
但我懂,別人用過的東西,如果不是我喜歡的我根本不會要,但假使這個東西是一模一樣的話,那麼有人要我跟他交換,我一定也會說不要,除非他的東西比我的還要來得新。
這樣說的饒舌又冗長,簡單來說,我還是喜歡新的東西,勝過舊有的。

更不喜歡擁有那種別人用過,而我也不喜歡的東西。相反地,如果是別人用過,但我卻喜歡的話,也許還可以另當別論。只是可能給它的保存期限或許不會太長久,除非是我想著別人手上那個東西已經覬覦了很久很久。
但,不是新品,心裡總會有著某些缺憾。

其實我很不願意去揭穿些什麼,有關於自己內心的那一層面。
我曉得自己總是太過於依賴一個直覺性,對自己對別人。清楚瞭解這樣的主觀不太好,但結果卻總也顯示著這些的確都是真實。讓我覺得自己與別人都是殘忍。
所以,我不喜歡面對現實,反倒喜歡白日夢多一些。

心裡想要與不想要的有很多很多,但總是找著一個又一個的藉口在安慰著自己。
上面那些,對我來說都只是某種藉口。
如果真要嚴格說起來的話,那麼是我沒有太多的定性,我想我大概懂。

現在,我依舊是用著同樣的一種藉口,說服著那些沒有也再也沒有機會兌現的過去。
想要卻掙扎著應不應該要。
的確很蠢。
好像有損了自己三分鐘熱度的尊嚴。
在別人手裡,我喜歡。但還需要盼望上多久?

那麼,我可不可以不要了?
我不要了。
反正又不是新的一個品。

很有趣。
總說著別人不懂的句子,現在回頭看一看,發現自己也不懂了。
那樣深奧。但的確是我的囉嗦風格。






創作者介紹

Hint: 是焦糖米

queend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