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時候,你想起過我。
現在,夜已深了。
什麼時候你才會又再次的想起我?





當誰說了一個人的名字,我們的腦袋裡就會浮現出那樣一個他的面孔。
曾經我們也都是依循著這樣子的模式去想起某一個人的臉孔,那一個時時刻刻都放在自己心上的某一個人。
但是當你記起他的時候,在你腦中所顯現出的總是笑臉還是一副皺著眉頭的苦瓜臉?
這是印象,所謂的。

有的時候,也許是種喜歡與思念,也許是因為提及或討厭。
這樣又那樣的,令你想起了這某一號的人物。

今晚我不諱言的說,又想起了你。
而如果能將以上那些給統籌為是一種記憶的話,那麼現在好像都被該有的難過給取代也是抹煞掉了。
說起來挺傷人的,我心裡泛著的淚水,似乎比額頭上所直冒出來的汗水還要多好多。

現在告誡著自己,感情本來就是要由兩個人所共同建立起來才能叫做感情。
只有單方面的線構不成一條完整的線。那是寂寞。
而當回頭看看那些過去時,卻發現也已經不再只是某一方的暫時消失而已,回不來的,甚至就連憔悴的自己好像也正在走向離開的那一個邊邊。
這些又那些的,是出現漏洞的感情,以後提不起來的,卻也不懂得該要拿什麼去填補它。

也許感情就是這麼一回事。
好不容易才爭取到的幸福,卻會因為某個人的小疏失而全部瓦解。就算還僅存有著一絲絲未斷的感情,但這場戀愛依舊也已經不再會被看好。
的確是這樣。
所以栽上了一個大跟斗。

但這一次有點嚇人,因為我跌得還不算太輕。
即使我一直是這麼樣的在別人面前嘲笑著自己,假裝事情並沒有比想像中還要嚴重。可是,卻常常還是瞞不住的會因為臉上的笑容而被識破。
那些識破卻沒有表現出來的,是自己一度認為隱藏得很好的悲哀。

雙手緊握著,這一次我真的是被起跑線給絆倒的。
說穿了,只是我太ㄍㄧㄥ又太龜毛罷了。總是不好意思把自己的情感給輕易表現出來,總是想裝得比別人豁達再豁達。心裡懂的如果表現出來的確有些太彆扭。
但漸漸地我在改變,比起幾年前的我,現在進步了有太多又太多。

就像依賴一樣。
記得小的時候我總是膽小到連買個東西都不敢自己去,最記得有一次是因為被打到快要哭死了,才硬著頭皮把奶茶拿進
7-ELEVEn去換成紅茶。
我就是這麼膽小,非要被打了才會心不甘情不願的去跨出那一步。

但現在回想起來,很有趣。
當我的身邊是值得我依賴的人時,我會變得膽小。相反地,我就能夠不膽小,甚至掌控著一切。
或許,是對人。
所以有的時候不是太過獨立自主,也不是因為過於膽小又懦弱,只是對於所碰到的那個人放下了心的程度有多少。

這樣說起來,我其實也挺軟硬都不吃的。
用哄的我總是不會領情,用打罵逼的我卻更是會反抗。
慢慢地,我知道即使在哄我的時候,我的心裡已經接受,但嘴巴卻依舊硬得跟鴨子一樣。我也曉得其實在打罵逼我的時候我就已經後悔了,但骨子裡卻仍然釋放著打死也不肯低頭的傲氣。
太愛面子,要不得。

現在,越來越大。
越來越懂這些缺點所帶來的傷害,往往會有種自食惡果的感覺。
或許明明就是要向正前方大步的跨出,但卻會故意不看路的淨偏向一邊走,結果一個不小心就被路邊所刻意凸起的石頭給絆倒,然後越來越落後。
這樣的不平坦路面,很想努力跑著跑著的卻也總會讓自己遍體鱗傷。
最後一邊哭泣一邊不停的抱怨,難以釋懷的就好比自己受到了很大的差別待遇一樣。有種受到汙辱的感覺。
但追根究柢的該要怪自己。

是我不願承認。
自己其實膽小又懦弱。

真兩光。
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已經離題了,一切很胡謅。
我想,是我太希望把幸福攬在自己的身上,而且還總期待能夠比別人再多出一些些。所以最後太貪心的只是疏忽了那些隱藏在天真想法後面的,其實出乎意料的嚇人。

現在,讓我退卻的,不再只有是這份無能為力的感覺。
而是那句我懊悔在最初一個當下想說卻沒有說出來的話,不過就只是一句心裡一直想說的話而已不是嗎。但卻不懂得為什麼那個時候嘴巴要像被膠帶給纏住了一樣,連開個口都顯得如此困難。
所以也難怪,不再是隱藏了笑容,只是因為這整個的失落太發自內心。

苦笑。
沒有願及的,傷了所有。卻只是沒有來由的突然想問上一問。
後來的你,有沒有想起過我?






創作者介紹

Hint: 是焦糖米

queend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