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看我耍馬戲團
☆ 版權所有,如欲轉載請先告知,感謝您。



老是很累。
這樣聽見別人的私自決定,卻又抓不住自我心中的方向。
而如果,也只能如果。





以為天氣轉涼了,才發現又熱了。
這樣反覆無常著的,以為早訓練有素的已經習慣又熟悉,但現在不同以往地卻漸漸開始在心中反感了起來。
原來,人的心真的老愛變來又變去。說是善變。

受夠了的,卻嫌著是自己的不足夠。的確如此,窩囊。
如果一切已經深埋進了基因裡,那麼決定好的大概不會有著太大的變更。
嚴格來說,也許不是靠拼命就能有所動搖的。
那為什麼還要唉聲又嘆氣,應該認的認的,只是嘴巴老死要面子地不願坦承罷了。

而心呢?
其實早已舖好底,在很久很久以前。
比童話故事的開頭還要夠饒舌。

現在,我閉上了眼,摀住了耳朵。
假裝看不見也聽不見的把自己給封閉在不屬於這裡的城牆之外。
笑一笑,轉個身我逃開了。
可卻逃避的連我都漸漸開始不安了起來,徹底的很笨。

如果心中的不開心也可以靠粉餅蓋上一層又一層,那麼我大概會撲上最深的色系。
幾號?見品牌而異。

是啊。
就是這樣又那樣的不安,我一直有。
好似是只脆弱卻又密閉的玻璃瓶,曾經期待有人能將封著它的栓塞蓋給打開,但卻總一不小心就又手滑的被誰打了破。
到底該怎麼解決?誰說當碰到的時候就會知道要怎麼做了。
想得美。

所以這一次不再需要別人的,我好像看見我正拿著石頭砸自己的玻璃瓶。而這個時候如果我出上一拳布的話,或許就能逃過一劫。
雖然有點不好笑的老梗了。
那我怎麼還笑得出來。

現在,那些曾經存在的,也將會在時間越來越拉長以後被慢慢的模糊掉。我看不見。
而模糊掉的那個同時,一切也跟著開始改變。

改變了,於是結束了。
不怎麼辦。
我的嘴角還是會揚起一條漂亮的微笑,拋物線。

通通我一個人帶走就好。
好貪心。




創作者介紹

Hint: 是焦糖米

queend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canccin
  • 看不懂
  • 乖。

    queendom 於 2007/09/30 08: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