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走不走的,一走就連頭也沒回過。

稍早吹起一陣風,你發現你的雨傘四腳朝天開了朵花。
他不知道,那是飛不走,卻也捎不來幸福的蝴蝶蘭。他的確不知道。


他要走不走的,走了卻又折回來。

路邊的野狗在吠,無瓜葛的陌生人在看,你只是搔搔頭,假裝無所謂。
他不知道,這是惚恍窈冥的。說沒有即是有,有又即是沒有。他的確不知道。


如果換作是你要走不走,他不會知道。
他不會知道你是偷了他的一招半式,他的確不會知道。
他不會知道你處心積慮仍引不起動亂干戈,他的確不會知道。

他只是穩如泰山仙草蜜。


那就讓一切成為夢囈好不好?
一台飆速的
Mitsubishi,以及不該相干的你、我、他。
野狗和無瓜葛的陌生人。
就當夢囈好不好?

這樣他才不會記起你,然後更不會記起你。
卻也根本從來沒有記起過。

說好了。






queend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